蓝色长岛旅游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老叶渔家玉石街渔家小庞渔家晓轩渔家
老范渔家景程渔家雪儿渔家仙山珍宝渔家乐
查看: 8036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大钦岛:难忘的过去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2

帖子

0

精华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6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5-6 14:45:19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1961年,根据军委部署,长山列岛海防由海军交给陆军,改编为正军级的内长山要塞区,下辖第一、二、三守备区,分别又称大钦、北长山和蓬莱守备区。我父亲孟兆瑞调任第一守备区政治部主任,当年2月,我们随父亲由砣矶岛来到了位于该岛正北方向的大钦岛
位于渤海海峡中段的大钦岛,北距大连54公里,南距蓬莱52.84公里,岛陆总面积6.44平方公里,海岸线长14.55公里。岛上有东、北、南、小浩4个村。守备区机关驻地在北村。
当年,守备区正大兴土木扩建营房。我家头几年住的是原团机关领导的住房。那是一片顺坡而起的营房,办公、住宿、食堂和直属分队用房一应俱全,全苏式营房设计和建筑。我还记得我家住房房间内地面全是用水泥精心铺就的,泛着墨绿色的亮光,堪比现今的瓷砖地面,很是精致。营房区下面是面积挺大的操场,在操场西端建有礼堂。从操场往上望去,营房与操场连接的斜坡草坪上,用水泥砌筑的“建设海岛、保卫海岛"8个大字威武气派。由于守备区营房和驻地村子完全隔离,形成了特有的部队大院环境和生活。
我当年转学到北村小学,继续上一年级。记得当时小学设在北村中部一庙宇的大堂里,讲桌是老旧的大案桌,我们上课用的桌椅用木板搭就,十分简陋。小学校也就2-3个老师,给我们讲授各年级全部课程。当年从驻地到学校上学,要走约20分钟一路下坡的土路。夏天还好说,冬天岛上的雪挺大,我们上学还特别爱踩雪玩,回家棉鞋总是湿湿的,每晚都要母亲一只只放在火炉边烤。后来,北村小学建了新校舍,1--6年级也全了,文革期间还增设了初中,我在那里一直上到初中毕业。其中小学3-4年级有一段时间是在南长山要塞子弟小学上的。刚到大钦时,正赶上3年自然灾害造成的饥荒。那时我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粮食不够吃,只得瓜菜代,家里主食经常是地瓜干。我奶奶是家中主厨,在烧柴火的大铁锅中,煮一锅地瓜干,在锅帮上贴上几个玉米面菜饼子,就是一顿饭。但这样也时常吃不饱。地瓜叶、柳树叶,还有各种海菜等,我们都吃过。小时候饿肚子情景和对食物的渴望,至今仍记忆犹新。后来,过年有了猪下货供应。母亲把猪头红烧,猪蹄加黄豆做冻,猪肠子等做熟了烩菜,炼制的猪大油挖一勺融在面条汤里,这都是我们当时的美食。那时我们都盼着过年,主要就是有新衣服穿,有好东西吃。到大钦几年后,我家搬进了在原营房后半山腰建的守备区领导住房。我家屋前栽有果树,东侧有片地被母亲开发成菜园子,种有茄子、黄瓜、豆角、西红柿等,很有田园的味道。每当屋旁菜园子里的蔬菜,特别是黄瓜西红柿成熟时,我们总是天天看着它们长,往往不等成熟,就摘下来吃了,家里大人们很无奈。那时经常在母亲的督促下,帮家里干活。主要是拾草,供烧大锅用;赶海,用海菜包包子很好吃;在春暖花开的季节,清晨或雨后上山摘黄花菜,绿油油的山坡上黄艳艳的黄花菜很是好看。当然,摘黄花菜这样的活,还是我大妹和她的伙伴们干的多。站在我家屋前,日出日落尽收眼底。正南方是连接南北村大片田野西面的海湾,它由南村唐王山起,呈半月型,一直延伸到西山,海岸线延绵有3--4公里。

海滩几乎全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,是大钦岛靓丽的一景。
在位于半山腰的我家看海,无风浪静时,海面平如镜面,在阳光的折射下,时常变换着五色的光彩;轻风拂煦时,波光粼粼,像一片片碎金洒落在海面;狂风大作时,海面又波涛汹涌,巨浪冲击海礁所爆发的吼声,就是在紧闭门窗的家里,都能清晰听到。那时,常有挺大的商船从前海路过,给蔚蓝的海面增添了鲜活的光彩。海军舰艇也经常从海面高速通过,它劈水前行翻起浪花,犹如蛟龙戏水般美丽。我那时就想,如能像他们一样在大海畅游多好。现在想想,是远离大陆的海岛,难以锁住我们年少时就想走出去看世界的心胸。每当夏季,南海湾是部队泅渡训练的场所,也是我们戏水的好去处。我们一帮孩子几乎每天中午都会泡在海水里,游水、扎猛、攀上渔船跳水等,玩的好不自在。整个夏天,我们一帮玩伴脸都会晒的黝黑,后背都会脱去一层皮。那时,守备区首长姚希桐、孙孝川、李中元等,以及司政后机关、单位干部家里不少年龄相仿的孩子,我们一起上学、玩耍,到现在我还清楚记得他们。其中一些如凌志强、李凌、邢攸海、侯东平等,后来还成了战友。那几年,应大陆工业需要,在海湾拣圆且无裂纹的小鹅卵石,成了我们课外劳动一个主要内容。越在水际线下冲刷的鹅卵石,越圆滑多彩。听着海潮冲击下叮咚作响的五彩卵石,看着海潮掀起的雪白浪花,那种对大海美好和灵性的感觉,在我心中时常泛起。北村西海岸,又叫西口,也是我们戏水、钓鱼和赶海的好去处。西海岸海礁多,是黑鱼、黄鱼、海鳝等近海岸鱼类较多的地方,各种贝壳类生物如鲍鱼、海螺、海红、海磨罗等也较多。我们涨潮钓鱼,落潮赶海,课外时光过的十分惬意,这可以说是大自然对海岛人的一种生活馈赠吧。风平浪静钓鱼时,我常会用自制的水镜,观察鱼在水下的游动和咬钩。当鱼上钩往下扯动时,那份喜悦和激动,令人陶醉。其实,钓鱼不在钓的大小多少,而在于感受这种快乐过程。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潮满风气时,我预感今天有鱼钓,放了学后就提起鱼竿急匆匆来到西口一个常去的礁石上,刚一下钩鱼竿就猛的下沉,一提竿就有两条各半斤多重的黑鱼被甩了上来,之后黑鱼黄鱼接二连三的上钩。那天的感觉真是到了忘我的程度,快乐感达到高潮。十几岁的孩子好动。课余除赶海钓鱼外,我们篮球、乒乓球、摔跤、捉迷藏、上林子里打鸟等,什么都玩,因此磕磕碰碰、受伤流血是常有的事。有一次几个同学去东村玩,发现一绞盘抽水机上去就玩个不停,结果一不小心我左手无名指被齿轮绞上了,幸亏停的及时,就这样该指头还被齿轮咬的血肉模糊,指甲盖都被绞掉了。当时,父亲上班忙,母亲也在军人服务社忙于部队干部战士存取款。家里是奶奶和保姆管理。只要不上学或放学,我们是天天在外面疯玩。甚至还学电影中的《小兵张嘎》,挖陷坑、堵烟筒。现在想想,在学校表现和学习挺好、还是班干部的我,另一面也是挺能作的。奶奶或保姆为此常常向我父母告状,使我时不时就会挨父母批评。当时部队的国防施工任务很重,在上学路上经常看到施工的车辆和人员在奔忙。连接北村和东村、穿越大山的隧道,就是那时打通的。我曾看到一电视采访节目,讲述的是78师进岛后,那一代一老兵和他的儿子、孙子3代人先后在大钦守海防的故事。爷爷辈当年国防施工用过已裂口的铁锨,被作为传家宝,已传到现在在大钦当兵的孙子手中,故事十分感人,可敬可佩。我上小学4-5年级的1964-65年,正赶上全军大比武。守备区部队除了继续完成国防施工任务之外,用更多的精力,投入到了军事训练之中。特别是连队,天天舞枪弄炮,枪炮声不绝于耳。我亲眼见时任守备区司令员姚希桐,冒着纷飞的大雪来到操场,威严的喝令正在练刺杀的上百个战士:给我猛刺100下。时任守备区副司令员周平阶是个老红军,亲自教练战士投弹。在手榴弹导火线意外点着时,他为了训练中战士们的安全,将手榴弹举过头顶而不是抛出。爆炸的手榴弹将其手臂和脸都炸伤,被紧急送往旅顺海军医院抢救,幸好没有致残。时任警卫排长的魏有志,是要塞区大比武尖子,不但枪打的准,弹投的远,单臂轮单杠大旋转几十次不待歇的,令我们十分佩服。地处海防前线的长山列岛,当时已基本建成较为完备的、以四通八达坑道为骨干的永固型防御工事。大钦守备区直属守备营、炮营、小钦守备营,以及所属3个守备团,重心已基本转入军事训练,并已全民皆兵。我母亲和许多部队干部家属还组成了武装班,时常参加军事训练。部队大院十几岁的孩子也被组织起来,参加投弹和射击训练。这当然是我们极感兴趣的事情。刚开始使用的还是苏式步骑枪,枪上刺刀后比我们还高。人小使大枪,瞄准、拆装等,练的那是一包劲。训练完总是唱着《打靶归来》列队回来,自我感觉就是一名解放军战士了。实弹射击时,每人5发子弹,我打的还挺准,受到部队负责训练的教练员表扬。只是那种步骑枪后坐力挺大,射击时顶的肩膀生疼。后来换成当时部队列装的半自动步枪,感觉就好多了。那时,轻武器射击靶场在西海岸边的荒地上,隆起的一片黄土坡是射击的弹着地。每有打靶听到枪响,我们就会早早等在旁边,一待打靶结束,就急霍霍的到靶场去找遗漏的子弹壳,到弹着点的土坡和土墙上抠子弹头。我们对手枪弹头最感兴趣,因为它是铅芯;再就是可用它做拉炮。将当时发令枪用的火药丸放入除去铅芯的弹头壳里,一敲就响,很好玩。人总是不可避免的受环境的影响而改变,生活在部队大院,必然会比一般家庭的孩子,养成更多的崇军尚武意识。我们一帮孩子,穿着父辈的军装,经常是木枪插在腰间,头戴用柳枝编的草帽,学解放军的样子,以南村的唐王山为目的地,一路唱着军歌长途奔走。那时最喜欢唱的行军歌,至今其歌词我还记得是:踏着革命路,嘿!唱起英雄歌,亮开铁脚板呀挎枪走山河... ... 俨然我们就是解放军战士,那种不是军人却当是军人的自豪感悠然而生。
由老要塞子女刘静创作的电视连续剧《父母爱情》,就是我们父辈那一代军人和他们的子女在海岛生活的真实写照。剧中很多情景就天天在我们身边或身上发生。可惜今年3月底作者被病魔夺去了生命,否则在她笔下,还会有新的反映守岛军人生活的作品问世。
后来想想,这些由环境带来的潜移默化的改变,对我们后来从军能较快适应部队生活,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。解放军真是个大学校,它教会了我们尊重领导、守时守纪、服从命令、听从指挥... ... 这些部队生活的优良传统和作风,至今仍然使我受益匪浅。
我1966年小学毕业正赶上文革,我们都参加了红卫兵组织,也合计着出去串联,结果被大人给挡了下来。不久学校复课,我们又回到了学校。
1969年初中毕业的我本应上山下乡,但要塞区遵照毛主席的“五七"指示,开办了以海带为原料的化工厂,我们这批适龄的部队干部子女,大都于当年4-5月份,来到了设在蓬莱的化工厂。
后来,我父亲于1970年1月离开了大钦岛,调到驻地在南长山的要塞区任政治部主任。
因家离开了大钦,我1969年从大钦出来参加工作后,只是1975-78年在南隍城守备26团当兵时,因公去过1次大钦,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。去年6月去南隍时,我曾在大钦码头转了转,但因时间关系,没有停留。
这多年过去了,我仍对那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特别是那曾经的营区,小学和中学的同学,念念不忘,我总是关注着有关大钦的一切信息。
大钦确实是一个美丽的海岛。探究其历史,早在6000—7000年前大钦就有人类居住,最早的移民来岛距今已近300年。
大钦岛物产丰富。盛产海带,海米,黑鱼,海参,鲍鱼等。该岛利用现有资源,先后开发研制的精冻海兔、调味针鱼片、鲜海胆黄、海兔酱、海怪酱、鲜嫩海带丝、佃煮昆布、即食海带、海带酱等系列产品,深受消费者的欢迎。
大钦景色优美。色彩斑斓的卵石,各具特色的海口,特别是那形态各异的海礁,更是观赏和海钓的好去处。该岛林木茂盛,花草丛生,顽石遍布,为蝎子的生存繁衍提供了十分有利的条件,因岛上蝎子极多,大钦又被人称为蝎子岛。
今年6月前后,我会去大钦岛看看,也准备将该岛50年的变迁,以图文形式分享给大家。当年曾在大钦一起上学的同学如也有此意,可约。现在的大钦一定变化极大,但无论如何改变,我对这曾经故土的眷恋,是永远不会改变的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蓝色长岛网|手机版|

蓝色长岛旅游网 - 长岛旅游 长岛渔家乐 长岛旅游攻略 TEL:15589607058 QQ:1290812623

© 2019 www.cdyou.net 营业执照 鲁ICP备13018536号-9

鲁公网安备 37063402000104号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